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448kjcom手机开奖直播 >

看到被拐儿童认亲的感受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8-09 点击数:

  一个小女孩突然跪在她面前,双手端着一个大铁盆向她伸去。她背上紧紧套着一道绳索,绳索的另一头是一架木板车,一个一条腿的青年男子坐在上面唱歌。

  宋婷说,小女孩那张悲哀绝望的脸经常在她脑海里闪现。“我感到非常内疚,那个小女孩很有可能是被拐卖,然后被控制乞讨的,当时我应该打电话报警才对。”

  福建“宝贝回家”志愿者组织负责人薛健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目前福建全省有宋婷这样的志愿者200多名,他们利用工作之余发现并搜集流浪乞讨或被拐卖儿童的信息,并将信息传送给当地的公安机关和“宝贝回家”寻亲网建立的数据库。

  “宝贝回家”志愿者组织创办人张宝艳日前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目前在“宝贝回家”登记注册的志愿者已超过1.4万名,遍布全国大多数省份。

  1992年的一天,张宝艳的母亲带孩子去市场,只顾逛市场的张母回头一看,发现孩子不见了。张母赶忙让人帮忙在市场中找,但没有找到。

  “当我妈跑到单位告诉我孩子没了时,我一下就懵了,感觉天都要塌了。”张宝艳说。

  幸运的是,当天晚上,张宝艳找到了自己的儿子。“透彻体会到丢失孩子的父母焦急、痛苦、漳州市地方税务局关于2016年度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工作的通告绝望等心情”的张宝艳,从此开始留心儿童走失、被拐卖的事情,并为寻子的家长提供帮助。

  起初,张宝艳提供的帮助主要是动员自己的亲戚朋友到处打听被拐儿童的相关信息,帮助张贴寻人启事,或者到派出所报警。后来,她意识到这种方式太原始了,不但浪费人力财力,取得的效果也不理想。

  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宝艳发现互联网上有一些专门发布寻人信息的网站。这个发现让张宝艳感到非常惊喜。通过网络将寻人信息都展示出来,通过对比核查,能极大地提高寻找儿童的效率。

  但她发现,当时几乎所有寻人网站发布信息都要收取费用。“很多家长常年在外奔波寻子,经济已相当困难了,这个时候就是让他们掏五六百元也很不容易。”

  她和在通辽师范学院网络技术部门工作的丈夫商量,决定建一个公益性的寻子网站。

  刚开始,网站的设想非常简单,只是供被拐儿童的家长将自己孩子的照片、特征描述等信息发布到网上。逐渐地,一些经常奔波于全国各地寻子的家长,主动将在寻子过程中得到的其他被拐儿童的信息也发布到网上共享。

  后来,一些浏览过“宝贝回家”网站的普通网友开始主动到福利院、街头将被收留、流浪、乞讨儿童的信息也发布到网络上。

  2008年1月18日,“宝贝回家”志愿者组织在张宝艳的家乡——吉林省通化市民政局登记注册。张宝艳现在成了一名全职志愿者。每天,她早上六七点就会上线,维护网站内容和管理全国近70个志愿者群,搜集新闻。发现需要求助的信息时,她会立刻与对方取得联系,遇到紧急情况时,她会立即发到全国的各个群中。

  张宝艳始终坚持网站的公益性。到目前为止,在“宝贝回家”网站上共出现过两个商业性链接:一个是某商业网站,该网站为“宝贝回家”开通了一条热线,全国各地的家长和志愿者可以通过这个热线和张宝艳取得联系,无需支付长途通话费;另一个是山东某生物食品公司的网站,该公司制作了几十万张印有丢失儿童头像和信息的小卡片,并将小卡片贴在该公司生产的饮料瓶上。

  “仔仔”是志愿者曹先生在“宝贝回家”中的网名。“仔仔”是一位曾协助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打掉特大传销团伙的四川小伙子,现在,他是“宝贝回家”的一名志愿者。2009年8月,他从互联网上搜索到一则被拐儿童的线索后,孤身前往漳州协助当地警方解救出这名儿童。当时,他在接受福建当地一家媒体采访时称,“这是我参与解救出来的第41名被拐儿童。”

  事实上,大多数志愿者都不是如“仔仔”那般的“孤胆英雄”,而是像宋婷那样的城市上班族。囿于时间和精力有限,他们主要把精力放在了对城市流浪乞讨儿童的救助上。

  “解救被拐儿童,志愿者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人贩子,技术性强且危险性大,而救助在城市中流浪乞讨的儿童却是相对容易做到的。”张宝艳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后者是目前“宝贝回家”志愿者的行动重点。

  街头流浪乞讨儿童形形色色,通过长期的观察,福州的志愿者将城市流浪乞讨儿童的形象划为了三类:

  一是“拖车党”:一个小孩儿拖着一辆板车,车上绑着个大音箱,还有一个“残疾”成年人坐在上面唱歌。那大人就是监工,要挟、指令拖车的孩子去要钱。

  二是“昏睡党”:在市区的繁华位置,一个成年人抱着一个昏睡的小孩儿,以此博取路人的同情乞讨。

  三是“求助党”:一个成年人带着几个小孩儿跪在街上,指使小孩儿不停地磕头、哭泣乞讨。

  遇到上述情况,志愿者一般会先在附近观察,看周围有无监控,盯梢。然后再试探性地询问行乞的成年人一些情况,如家在哪里,小孩的名字、年龄等。

  而更多的志愿者,是将网上的各种信息进行搜集对比,帮助儿童回家。今年9月11日,北京“宝贝回家”志愿者“小精灵”(应其要求用网名)在“宝贝回家”网站的论坛看到“寻儿石小乙”的寻亲信息,该信息显示,石小乙是2005年在北京与家人走失的。

  随后,“小精灵”便将该信息转帖到北京“宝贝回家”志愿者QQ群中。当天便有群中的志愿者反映称,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曾在“宝贝回家”论坛中,发过为一个在京和家人走散的名叫“张小毅”的寻亲信息。

  “小精灵”一方面动员志愿者从浩如烟海的帖子中找出“张小毅”的帖子,一方面联系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反映情况,并把从该中心拿到的“张小毅”的照片和寻亲帖中“石小乙”的照片传给了“宝贝回家”志愿者信息对比组。对比组反馈的信息是:极有可能是同一人。

  9月14日,“小精灵”辗转与寻亲者取得了联系。“我一眼就认出这个‘张小毅’就是我儿子。”为寻子在北京沿街乞讨、睡大街,一度曾攀上北京站前的天桥想了断生命的河南汉子石新旺激动地说。

  9月16日上午11点,石新旺在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见到了分离4年的儿子,“他一看到我就跑过来喊爸爸。4年不见,在该保护中心的照顾下,他长高了很多,我非常感激他们。”石新旺说。

  石新旺说他还有一个遗憾:至今没有和帮他找到孩子的志愿者们见过面,甚至不知道志愿者“小精灵”的真实名字,“他们只让我称呼他们‘志愿者’,他们是群好心人。”

  “我们的价值不是通过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体现的,如果街头没有流浪乞讨的儿童了,我们更愿意从志愿者组织‘下岗’。”福州志愿者金剑辉说。

  在张宝艳看来,让更多被拐儿童回家的坚实基础是志愿者搜集的信息充分可靠。但信息的充分可靠意味着志愿者在行动中要遭遇更多的危险、误解和指责。

  2009年6月,厦门“宝贝回家”志愿者黄佑明和10多位当地志愿者一起在市内搜寻“拖车党”的行踪。他们在跟踪一段时间后发现,每天晚上11点多,会有三轮摩托车将分散于厦门各地的“拖车党”拉到厦门马垅的一处停车场。该停车场停着一大一小两辆安徽牌照的卡车。晚上,控制着10多个小孩儿的“拖车党”就在车厢内休息。凌晨时分,小孩儿又会被三轮摩托车拉到厦门各条繁华的街道上。

  “拖车上的成年人和拉拖车孩子的关系十分值得怀疑,没有哪个父母会狠心让自己的孩子在烈日和风雨中拉着沉重的拖车乞讨。”黄佑明说。探清“拖车党”每日有规律的集结和分散后,黄佑明认为这些人是“有组织,流动的职业乞讨者,而孩子们很有可能是被控制起来的。”

  跟踪过程时刻面临危险。一天,一名志愿者在石鼓山立交桥附近发现了一辆经常停放在马垅停车场的卡车。当这位志愿者靠上去想掀开车厢后帘时,车内突然站出几个大汉向这名志愿者逼了过来。

  为了便于志愿者沟通,福建“宝贝回家”志愿者创建了一个QQ群,但加入这个QQ群需要经过非常严密的验证和核查,“我们要保证群里的人都是志愿者,这样我们相互交流的信息才不会被泄露。”薛健说,在行动时,志愿者也只是以网名相称。有时还会装扮成情侣、陌生人等对乞讨儿童进行监视跟踪。

  除了不可预测的危险,志愿者们还会因“无法提供有效证据”而遭受别人的误解和指责。

  2009年5月24日下午,金剑辉在福州大洋百货门口发现一例“昏睡党”:两个男孩躺在毯子上昏睡,一个中年妇女跪地乞讨。

  金剑辉观察一段时间后拨打了110。约10分钟后,福州市鼓楼区东街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并将这位妇女和小孩儿带到了派出所。

  在东街派出所,民警询问那个妇女,小孩子是从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而这位妇女除了说“从贵州来”外,只是摇头,表示听不懂也不会说普通话。

  金剑辉通过当地正在直播的广播节目找来了一位在福州工作的贵州人做翻译,但仍旧毫无突破。

  晚上10点,东街派出所所长亲自来询问情况,并“开始面露不悦”,值班民警也开始指责金剑辉在没有确凿证据下就报警,不分青红皂白就怀疑对方是人贩子,是滥用警力。

  “连普通话都不会讲也听不懂的这个妇女,怎么能从贵州来到福州呢?”金剑辉至今仍认为那个妇女有问题。他说,之后他在广达路一个路口又见过那名妇女带着两名儿童乞讨,而且“那两个儿童也不是上次被带到派出所的那两个”。

  “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还是会报警,能查出一例是一例,每查出一例,就是挽救了一个儿童的幸福啊。”金剑辉说。

  展开全部惠州八月二十一日电 (记者 宋秀杰 康孝娟)今年已经八岁零六个月的男童黄育威不时地搓着衣角,略带紧张地望着眼前这副生疏的面孔,也许幼小的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已经泪眼涟涟的女子就是自己的亲身母亲。

  这个可怜的母亲做梦也没料到,亲身儿子被拐卖八年之后,还能重新回到她身边。此刻的她,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二十一日上午,广东惠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破获了这起历时八年之久的拐卖儿童案件。

  据惠州市惠东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严向阳介绍,二00一年十二月十日,惠东警方接到女事主陈某报案称:其男朋友张洪(四川籍人)打她,并将其与前男友所生的出生仅六个月的儿子小润抱走,声称要卖掉。惠东警方赶到现场时,张洪已抱走了孩子。

  惠东警方迅速将此案立为拐卖儿童案件,展开调查,追查犯罪嫌疑人张洪和小男孩的下落。终于在二00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在东莞抓获犯罪嫌疑人张洪。但张洪早已通过同为四川籍的杨胜路,将小润卖给了他人。警方并没有放弃追踪。杨胜路被抓获归案后,供认又通过惠州市惠东县安墩镇的郭某,将小润卖给了他人。

  但此时郭某全家早已迁离安墩镇,不知去向。寻找小润,犹如大海捞针一样。惠州市、惠东县两级警力没有懈怠,专门成立专案工作组,辗转各地追查,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追查孩子下落。

  终于,今年八月十八日晚,该专案工作组在惠东县大岭镇一小型胶纸加工场发现了郭某的踪迹,并将其抓获归案。而郭某交代,他也是介绍人,并通过其工作所在加工场的老板娘张某(紫金县人)介绍,将孩子卖给了住在惠城区大湖溪的同村人黄某收养。

  专案组连夜赶到大湖溪黄某居住地,但黄某二年前已搬离此住地。再度遭遇难题,专案组没有放弃,终于,本月二十日凌晨,在惠城区马安镇寻找到了黄某。

  黄某交代确有收养男孩一事,现孩子寄养在博罗县长宁镇其姐夫家。于是,专案组又连夜赶赴博罗县长宁镇。几经辗转,终于在二十日凌晨四时,将被拐卖长达八年之久的小润成功解救出来。

  经DNA鉴定,小润就是陈某被拐卖的亲生儿子,也就是现在已经快九岁、读小学二年级的男童黄育威。

  今天,陈某终于见到了阔别八年的亲子,眼泪涟涟,认子场面感人肺腑。但小育威完全不认识生母,以至于陈某想抱抱他,他怯怯地扭开了身子。被拐卖时,他只有六个月大,八年来辗转五人之手。

  陈某并没有为日后与亲子的沟通担忧,她认为,骨肉连心,孩子长大了终会明白的。她不时地摸着孩子的小手,心疼地说,孩子小时候没有喝母乳,长得比同龄的孩子瘦小很多,看着甚是心疼。

  陈某告诉记者,她打算给孩子找个好学校,然后她会在学校附近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哪怕工资再低都行,只要让她好好地陪着孩子长大,好好地关心他、弥补他。

特码王心水论坛| 管家婆的十大杀肖公式| 财神爷图库图源总站| 现场开奖报码直播室| 金算盘高手论| 码神论坛| 九龙图库开奖资料大全| 香港老牌一字拆一肖| 香港刘伯温免费资料| 香港手机开奖现场直播辣手摧花|